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寒潭里的鱼》海里有多少种鱼 三年旧事 寒潭里的鱼BI

《寒潭里的鱼》海里有多少种鱼 三年旧事 寒潭里的鱼BI

发布时间:2020-04-03 00:21:12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水何寒 状态:已完结

《寒潭里的鱼》为水何寒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果然是吃外卖临时外加垃圾食品吃了一个月的人,韩亭晚再看到谢二摆着的这一桌正常的清粥小菜后霎时间有些动容,也不多说,埋头苦吃。 谢

寒潭里的鱼

推荐指数:10分

《寒潭里的鱼》在线阅读

《寒潭里的鱼》 免费试读


果然是吃外卖临时外加垃圾食品吃了一个月的人,韩亭晚再看到谢二摆着的这一桌正常的清粥小菜后霎时间有些动容,也不多说,埋头苦吃。

谢远看她吃得差不多,自己也刨了刨饭,感觉差不多了,便缓缓地开了口,“韩大小姐,麻烦你有空给沈三哥回个电话,你这样子不声不响消失个一个月,可没少把他给气着。”

韩亭晚再小小的吃了一口饭,把盘子里的最后一棵青菜给划拉到了自己碗里,有点心虚,说着,“也不算不声不响吧。”

“是咯,倒也不算,一个月前你刷卡买了个几百万的车子,然后又刷卡买了套千多万的房子,你确定不是卡被盗刷了?”

“额……”,她也实在说不出什么话来,“只是那时情绪不大对,消极消费,消极消费。”她苦笑了两声。

在别人说自己最近不高兴时,你可以问上一句,“咋了,失恋了。”或许就会炸出一个惊天大秘密。谢远一下子这句话过脑而出。

韩亭晚就是一愣,垂眸,嗯了一声。然后起身去开了冰箱问谢二还有没有啤酒。

谢二是没有看到过韩亭晚还有这么安静的样子,还借酒消愁。他说他叫钟点工把她家里的啤酒都扔了,就突然发现韩亭晚一脸怨念地盯着他。

他无所谓地耸耸肩,打电话,“阿东,买一扎啤酒上来,罐装的那种。”顿了顿,“再整点下酒菜来,比如烧烤,小龙虾什么的。”那边说了什么,谢远皱了皱眉,“不是,我们不是要看世界杯,借酒消愁,你懂,深夜谈心,你晓得。”

韩亭晚看了看他,把桌子上的餐盒收好丢到了垃圾桶,说:“这大中午的,你要和我深夜谈心,不晓得谢二少的节操呢,碎了?”

不过谢二少的重点不在韩亭晚和他的抬杠,这简直已经习惯到免疫了好不好。“所以说,你是什么时候把自己销出去的,他又是谁,你们咋又分手了。”

一个白眼送给谢二,开口道:“我又不是销不出去。”

“三年前我回国,就进了公司,从最底层做起呗,反正我又不像三哥那么累。

我那时在写文,你也是知道的,我主要想看看一个明星是怎么被培养起来的嘛,我又不可能去给那些一线大腕来个问卷访谈,所以就只有自己去体验啊。

我就去从助理做起了,经纪人助理,跟着那时刚出道的,都觉得是最有前途的一个小生,做他的助理。

陪着他三年一路走下来,我知道,从默默无闻到小有名气有多难。这一路上他的汗水,泪水我都看到过了。

他给我表白时,我想我可以尝试一下。他问过我的心愿是什么。我说我想看他大红大紫,星光熠熠。我不知道,是我的原因还是他的原因,他可以去追求名利啊,他可以去想办法追求一个自己想要的角色啊,但我没有想到他会用这圈子里我最不耻的那种方式来获得自己所想的东西。

那天我们刚刚接了剧本,他可以出演男三,哪怕没有很多的戏份,可胜在角色设定讨喜,一旦开播必定可以大火,我为了这件事高兴了好久好久,进组那天我约他出来庆祝庆祝呗,一起在拍摄地外面的小吃街逛了好久好久,说以后他出名了,就没有办法和我再这么毫无顾忌的出来玩了。”

她摸了一下泪花,“但是他半路接了个电话说是组里非拉他回去喝酒,后来,我想着他胃不好,喝酒伤胃啊,我回去他住的酒店给他送胃药,我再他门外等他等到了凌辰,可偏偏他是和组里的制片一起回来的,还,还那么亲密。”

谢二自然是晓得后来发生的什么,他听着也不觉得有和义愤填膺的地方,圈子里这些事也都懂,偏偏他站在韩亭晚的角度就觉得有些气愤了。他是一脑抽,问了句“然后怎么了?”

韩亭晚情绪突然就暴躁了起来,把手里的啤酒罐捏得直响,然后就是对这墙一扔,啤酒撒在墙上,她就趴在沙发的靠枕上大哭起来了。

谢远坐近了些,轻轻用手有节奏得拍打着她的背。

“我……我跟他分手了,我把胃药塞给他,我说制片喝醉了他一个男生挺不方便的要不我把制片给送回她房间把,天知道,那制片说,‘我和我男朋友住一起没有什么不方便的啊。倒是你这个小助理对自己的老板过分关心了吧。’

到底谁是谁的男朋友啊,我在他房间外就听着他们里面的声音,那死制片还怎么大声怎么刺激怎么来。”韩亭晚说得咬牙切齿。听得谢少远背后阴风乍起。

“混蛋,大混蛋。”又是低低的哭声。只有谢远知道,韩大小姐从小是她家里人捧在手心上的宝,怕是从小没有接触过这么限制级的分手画面。

他想了想问她:“那天你给三哥打了电话后,怎么没有去上班?”

她静默了一阵,“那制片给经纪人讲了,经纪人训了我一顿,说那个人……”

“哪个人?”

“就那个渣男,说他还在上升期,本来做明星的就要处理好自己的男女关系,他现在不被公司允许谈恋爱。‘那,他和那制片是什么关系。’我就问她。她倒说我刚入行不懂规矩,她好不容易给搭上线,难得的一个男三号,我倒才知道这圈里的经纪人,居然可以有一天做上了皮条客。我就被开除了。”

谢二想笑就笑,“韩亭晚,你这事要给三哥知道了,不给他戳你脊梁骨给戳死,居然可以被自己的公司给开除,也是棒棒哒。”

“滚,反正我给你说的半句不许给三哥提。”她抹了抹泪,被谢远那么一笑,她就觉得有些尴尬了。

谢远也是一抹自己的泪,笑出来的眼泪,“你莫非还对他有感情啊,谁啊,说说名字呗。”

“不说不说,你就当好聚好散,什么事都不许给我家里面提。”

“那你让我怎么给你哥交代?”

“你就说我工作理念和同事不和,闹矛盾了,过一个与世隔绝的小间隔。”

“你这小间隔,可真花钱。”谢二调笑了下,“你真的不回去见见三哥?”

看到她坚定地摇头,谢少远起身准备离开了,他把自己一开始留下的韩亭晚的卡给她看了看问她还要不要,她摇了摇头说不要了,然后谢少远就把自己的手机和钱包摸出来给了她。

她有点迷惑,谢远说:“你哥被你的消极消费给吓着了,你所有有钱的银行卡他都帮你冻结了,并且表示你一日不见他,他一日不解封。对了,我卡的密码是我的生日。”

她现在才想着感谢苍天感谢自己的“好哥哥”。她收了谢远的手机和他钱包里为数不多现金取出来,加上五块一元的小碎钞,她数了数就四五百多。

然后她目光坚定地看着谢少远,“谢少爷,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你能不能给我一份工作?”

谢远脸上的表情简直可以用笑哭了来形容,他点头同意了,“我最近投资了以前我们写的一部小说改过来的电影,我可以安排你去剧组里面,现在还在和参演人员做最后的交流,大概一个月后开机吧。但你进组里去干什么,我见识过的带资进组都是去做主演的,现在参演人员已经基本定了,莫非你这带资进组是要去做助理的,很有追求。”

“我可以做导演么?”

“我觉得你会毁了我的电影的,你真的很明白,这是我们写的小说,第一次被改编为电影,麻烦你认真点。”

“认真的认真的。既然这是我们写的小说,我本来就比较了解里面的故事情节和人物感情嘛,我以前大学是导演专业的,毕了业的,你不用太担心,我会做好谢少爷的眼线精,保证不会荒废的谢少爷对自己青春回忆的一片热忱。”

谢远揉了揉她的头,说:“我都授人以渔了,要不你把鱼还回来。”

韩亭晚再没有保证完成任务是对谢少远恭恭敬敬的态度了,把钱直往身后藏,“你这几百块我活不活得过这个月都难说,不还不还。”

谢远本就是开玩笑的,他走到门边换了鞋子,“我明天交涉好了叫阿东把合约给你送来,那点钱不多,不许买醉,不许泡吧。合约来了后你和剧组提前多交流交流,相信你要是主动认真的去交涉了,光是饭局也是饿不死你的。”

谢远把鞋子穿好,回头深情地望着韩亭晚,“亭晚,这失恋就和感冒一样,没法可治,没药可医。但是感冒,七天过后你不死就好了,失恋,七年过后你不死就好了。”

韩亭晚目送着谢远离开了。整个屋子里就又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细细的想着谢远的至理名言,为了这一段感情,这一个月她哭了闹了放纵了,那颗破碎愤怒悲哀的心也慢慢的平静了下来。至少她感觉这一个月之后她可以去开始一段平静的新生活了。可是,忘记一段恋情需要七年,上一个七年刚刚过去,这又是一个新的七年。翻了翻谢少远的手机,通话记录里很多的是沈霭沉的,她看着眸光闪烁,又不敢点下,最后关了手机就在沙发上躺下了。

《寒潭里的鱼》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水何寒)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谢远,韩亭晚)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水何寒)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寒潭里的鱼》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谢远,韩亭晚),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寒潭里的鱼

作者:水何寒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水何寒)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谢远,韩亭晚)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水何寒)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寒潭里的鱼》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谢远,韩亭晚),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