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大虞轮回传》鼠猫之轮回传 第七十六章 芄兰中蛊 大虞轮回传强受

《大虞轮回传》鼠猫之轮回传 第七十六章 芄兰中蛊 大虞轮回传强受

发布时间:2020-03-26 08:22:27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殷历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束薪,元丹的小说《大虞轮回传》此文是殷历原创的短篇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金护法!” “呼隆!” 青护法被打的贴在墙上,这时缓过神来却为时已晚,发现金护法如天庭玉柱般的身躯已经毫无生机的倒在眼前,而此

大虞轮回传

推荐指数:10分

《大虞轮回传》在线阅读

《大虞轮回传》 免费试读


“金护法!”

“呼隆!”

青护法被打的贴在墙上,这时缓过神来却为时已晚,发现金护法如天庭玉柱般的身躯已经毫无生机的倒在眼前,而此时的三人已经鱼贯而入。

“我拦住青护法,你们去帮桃夭!”

“不用管我,你们去把药池打穿,小心白护法死而复生!”

“瞧好吧,仗剑天涯!”束薪剑芒喷薄,形成尖刺,刺向药池

蛊主听到对话,眼中精光一闪,青护法被缠住,自己眼看着也是泥菩萨过江,药池无暇保护,如何能保住药池不失?保住自己?

转念一想,计上心头,把怀里的孩子往药池方向狠狠一扔!

“不好!”

束薪的剑光,极其迅速,孩子来的也不慢,后发而先至,正好挡在剑光前进的必经之路上,而此时想收招,是万万做不到的

芄兰看到这一切,心道不好,她身法绝对没有剑光快,急忙打出青玉镯,追在剑光之前,护住孩子。

“嘭!”

青玉镯险而又险的挡住这一击,然而危机尚未解除,包裹婴儿的灵力消失,自由落体般向下落,这要是掉在地上,绝对要摔死

榕榕在桃夭身后,眼见孩子要落地,顾不得其他,及时补位飞向药池接住了孩子。

“好险!”

场内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这边吸引,见孩子平安无事,大家都松了口气

而此时的蛊主见桃夭走神,顿觉有机可乘,无暇顾及白护法的安危,径直掠向洞口,准备和青护法一起走

场上的战机瞬息万变,泡在药池里的白护法,此时也到了最后阶段。神台处熠熠生辉的金光和从下半身蔓延上来的暗红色光芒,在脖颈处交汇。

噌的一下,两者交融,白护法在危机时刻终于突破玄关,复活成功,刚才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复活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出手相助。

白护法跳出药池,左手挥出一道灵力,其攻击方向正是榕榕。由于距离太近,榕榕来不及躲开,下意识转身,护住怀中的婴儿,把自己的空门暴露在白护法的攻击下。

“嘭!”

又是黑尾鼠——胖胖,替榕榕挨了这一下,但,冲击力却无法抵挡,胖胖的身体撞在榕榕身上,直直的把她撞倒在药池中,浑身被池水打湿。

白护法的右手也没闲着,从储物袋中拿出蛊引,扔向离自己最近的芄兰。

这时芄兰的青玉镯还没收回来,没有自保的武器,也没人能及时伸出援手,只得匆匆撑起护体真气,但是于事无补。

蛊引撞在她身上爆炸,紫红色的毒云瞬间爆出,环绕全身

“啊!”

芄兰发出痛苦的声音,所有红色烟雾,一闪而没,钻进芄兰体内

“师姐!师姐!你怎么样了!”

束薪顾不得自己,眼睁睁看着芄兰在自己面前倒下,满脸的恐慌和焦急。抛下宝剑,扶起芄兰的身体,不停的摇晃,声嘶力竭的喊着芄兰的名字

“你找死!”

在自己的面前发生了这种事,桃夭真的生气了!含怒出手,威力不容小觑,召唤出青藤枪,‘咻’一下划破了空气,甚至连青藤枪附近的空间都被割破。

白护法万万没想到自己刚复活,就面临着如此严峻的形式

“我这是得罪了哪路尊神,难道刚活过来就又要死掉吗?”白护法心里暗想,闭目等死。

得理不饶人的彭呈,鞭鞭打在青护法身上,青护法现在只有招架之力,毫无反抗之能,被彭呈堵在墙角,逃无可逃。身上的虫甲也寸寸碎裂,如若再挨几鞭子,恐怕蛊甲术,又要失传一段时间了。

“青护法,快逃!”

就在山穷水尽的时候,蛊主的援手到了,黑毛大氅飞起,阻挡砸彭呈和青护法之间,没有组织反击,只是招呼着他,赶快逃命。

此时的青护法仿佛被打破了胆子,一有喘息的机会,赶快夺路而逃,跟在蛊主的身后,一个闪烁消失在了墓室门口。

“恶贼休走!”

彭呈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他们,紧紧跟在他们身后,追了出去。

“轰!”

对撞的余波把白护法冲击到墓穴的石壁上,摔的骨头都快散架了,他睁开眼一看,一个带着面具的人,挡在了他身前。

“你是谁?”

这是一个和桃夭同级别的高手,不然只这一枪,就能要了白护法的命。

“道友,他修行不易,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饶他不得,快闪开,不然连你一起打!”

“我既然出手了,就要保住他的命”

“那就受死吧!”

犹如青藤魔祖复生,一条小型的魔河,奔腾着冲向面具人,把他团团围住。青腾枪嗡鸣闪烁,看样子是想继续袭杀白护法

“道友,我们下次再切磋吧!”

面具人身法极快,竟然逃脱了魔河的围捕

“走!”

快速退到白护法身边,抓着他的后襟,像拎小鸡一样,打破墓室的墓顶,冲天而起

“束薪,你留在这,我去追他们!”

追赶蛊主和青护法的彭呈,不知道跟了多久,三转两转,还是失去了他们的行踪,狠狠地轰平一片山头,发泄心中的情绪

“小橙子!他们人呢?”

不知道是商量好的,还是巧合,桃夭也是追到此处,便失去二人踪影

“唉,跟丢了”

“我也一样,白护法死而复生,被一个高手救走了,我追到这就失去了他们的踪迹”

“咱们快回去,小心调虎离山!”

“对对对!快走快走!”

害怕墟蛊教的人欲擒故纵,再次施展上次用过的暗度陈仓之计,彭呈和桃夭以最快的速度,飞回激战的墓室。

墟蛊教的人,这次是真的被打跑了,没时间讨论救走白护法的高手是谁。因为眼前的危机更加巨大,胖胖几乎奄奄一息,身体因为痛苦缩成一团。

它上面放着卢家的婴儿,榕榕浑身湿漉漉的,泡在灵药池里面。在丹田处生根的兰花若隐若现,整个身体近乎透明,与池中的药力交相辉映,急速吸收池内的灵气。

然而她表情严肃,五官紧凑在一起,这个过程似乎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容易。不过,当初灵力洗髓的时候更痛苦,那都挺过来了,这点阵势小意思。

放下榕榕,再看芄兰,被束薪半搂在怀里,任束薪怎么摇怎么喊,哪怕是将真气输入她体内,都没有一丝反应。

“束薪,兰儿这是怎么了?”

然而此时的束薪似乎中了魔怔,整颗心都扑在师姐的身上,对两人视而不见

“唉,我来告诉你吧,芄兰为了救榕榕,把青玉镯打了出去,当时场面混乱,白护法突然复活,偷袭成功。所以以,我推断她现在可能是中蛊了”

“中蛊,那可怎么办?”

“中蛊,一般只有下蛊的人才有解蛊的方法,所以我才去追白护法”

听到‘白护法’三个字,束薪似乎又活了过来

“夭儿姐姐,白护法呢,追到了吗?快让他交出解药,师姐好像要不行了”

“束薪,我…我……我把他们追丢了,对不起”

“丢了!那师姐怎么办?”

“慌什么!”

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大家耳边响起,似乎很陌生,但又有点熟悉。此人衣冠楚楚,穿一身青绿色长袍,目似朗星,面如冠玉,身体散发出淡雅的檀香,出尘脱俗。不是别人,正是许久没有露面的华黎。

“师叔,快救救师姐吧!”

“怎么搞的?你们怎么会和蛊师起了冲突?”

“此事说来话长啊,师叔先看看师姐吧”

“嗯,我来看看”

华黎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因为他在芄兰的体内留下了自己的元神印记,当芄兰遇到生命危险的时候,他会有感应。

刚刚他在极北之地观光,突然心头一紧,急忙施展大神通,踏破空间,匆匆赶来,没想到还是晚了一点点,但所幸尚有挽回的余地。

“她中的是七虫七草蛊”

“七虫七草蛊?”

“所谓七虫七草蛊,是用七种虫子的卵和七种草的种子混合而成,虫卵和草种的类别,除了下蛊者,旁人无处知晓。若不能解除,中蛊者会在七天七夜之后化作脓水”

从华黎的话语中可以猜测得出来,这种蛊,想自己解除是极难的,但是在华黎这种见多识广的人眼中,并不是一法无有。

“那师姐岂不是没得救了”

“要解也不难,玉虚昆仑镜的昆仑山上一个湖泊,你可知晓?”

“难道师叔说的是雪莲湖?”

“正是雪莲湖”

《大虞轮回传》 精彩点评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大虞轮回传》,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殷历)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大虞轮回传

作者:殷历类型:短篇状态:连载中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大虞轮回传》,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殷历)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