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公主监国》固伦恪靖公主是谁养大 008章 墙头来客(一) 公主监国章节目录

《公主监国》固伦恪靖公主是谁养大 008章 墙头来客(一) 公主监国章节目录

发布时间:2019-06-12 08:16:55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沏骨 状态:已完结

沏骨新书《公主监国》由沏骨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高阁,高复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公主的意思,何钱氏有意欺瞒我们?” 魏绰看着王进维,觉得可笑,“不过一些猜测罢了,王侍郎竟然信以为真?” 烟官冷笑道:“猜测?

公主监国

推荐指数:10分

《公主监国》在线阅读

《公主监国》 免费试读


“公主的意思,何钱氏有意欺瞒我们?”

魏绰看着王进维,觉得可笑,“不过一些猜测罢了,王侍郎竟然信以为真?”

烟官冷笑道:“猜测?难不成,今晚公主和阿岩被人刺杀也是虚无缥缈的事情吗?”

魏绰反唇相讥,“全安死的时候只有滕越看见,追刺客又是他一人。如今刺客死了,若是按照公主所言,臣完全可以怀疑滕越,心怀叵测!”

外头有人哼了一声无能,魏绰险些拍案而起。

王进维拍了拍他劝慰道:“今晚公主险些被行刺,当时和阿岩同一匹马,若是小凡之死确实没有问题,那么这个刺客之举简直是画蛇添足。至少有可疑之处有待查证,魏京兆稍安勿躁!”

魏绰望了长孙姒一眼,低声冷笑道:“说不准抢了谁家郎君,报私仇也不定!”

长孙姒也不以为意,颇有兴致地多看了他几眼,魏绰果然拧过头去。

她趁势道:“头一日辛苦各位,天热烦躁实属难免,明日,劳烦众位再往高府一趟。听说高显派人去通知了高侍郎,安州离京城不过三五日,若是他回来,我们便不能像今日这般自由。时辰不早,各自散了吧!”

尽管立了秋,仍旧暑热难耐,长孙姒抱着膝坐在廊下,看着南铮的那双厚底翘头靴下了四层台阶,绕过当庭的小池塘向她这里走来。

“二更了,怎么还不休息,吓着你了?”

她摇了摇头自嘲道:“起先,我以为是慕崇远那个老头泄私怨,派个人来教训我。”

过了许久南铮才道:“慕祭酒接旨很平静,之后不过把慕中书关在府中,勒令三天不许出门。”

“难怪,”她哼了一声,“我就说今儿这么大的热闹,慕璟为何不来。他阿爷分明是无声地抗议,不过换成是我,也大概不会让自己的骨肉往火坑里跳。苏慎彤多好啊,知书达理,才情一流,人品又俊。可惜只能做妾,老头儿是要气死了吧?”

“公主出降,是慕府的福气。”

她托着腮望着天上残缺不全的月亮傻笑,“还是自己人贴心,”回身想拍拍他以示感谢,又担心他手上的伤只得作罢,“你的手无碍吧?”

“嗯。”

“幸好箭头上无毒……”她龇着牙笑了笑,只能看见他的青色窄袖,掌心裹着药布,修长的指按在剑鞘边缘,似乎下一刻就能见着锋芒利刃,“早知道三郎不怀好意,还不如我自愿收了你,总比在十二卫生死一线强。”

她仰起头看他若有所思的目光,立刻捂住耳朵缩成一团躲到一边,“……说着玩的。”

他在她看不见的地方笑,灿若流光,“……公主这是在报复慕中书么?”

长孙姒把脸枕在膝头上看合欢树,“他那人没心没肺,报复他权当看不见;何况和苏慎彤郎情妾意,哪来得及顾上别人。现在就等着成婚,和离,”想到这里她又开始嘟囔,“三郎真是多此一举。”

南铮不善言谈,只有她絮絮叨叨,话题就落在了长孙奂身上,“我今日看他气色不好,旧疾又发作了?”

“是,”南铮面容素来淡然,月色里更加清冷,说起长孙奂来也没有起伏,“加上高贵妃闹了一场,身心俱疲。待我们走后宣了三省的人入宫,商议退位之事!”

“退位?”长孙姒不由得皱眉,“他已经病到如此地步了么?”

“视政时发作,强撑着没叫朝臣看出端倪。”树上一朵合欢掉进小池塘里,平水起縠,再无宁静。他接着道:“太上皇还能挽留新皇登基的波澜!”

她许久没有说话,中宗与世宗,全是崩于风痹之症。如今长孙奂才在位三年,竟然到了药石罔效的境地?

“他这么盘算也不无道理,世家权重,他在,好歹能压制得住。衷哥儿才八岁,虽说宰相和仆射还算忠心,但免不了有小人作祟。”她捧着脸盘算,“这么说,高复岑从安州回来,怕不只是为了高家里的杀童案吧?”

所以,无论这件事情最终结果如何,都算给高家一个下马威!

从大晋初建,安州高家绵延百年,门楣风流,若是把罔顾人命公诸天下,只怕几世名声荡然无存。那么,他将她拉进这样一桩事里的目的昭然若揭!

第二日,南铮入宫点卯,只剩她在阿岩屋子前的石凳上坐着,抱着小凡验尸格目望着半开的屋门出神。

滕越不晓得什么时候来的,在她对面盘膝拭剑,看她若有所思,半晌哼道:“一个无能之辈的话倒叫你犹豫起来!”

长孙姒的目光从昏暗的屋里挪出来,迎上他讽刺的冷笑,她托着腮看他,“你老师授你功夫,顺带也把目中无人一道教给你了?”

“我没有老师!”

“那么请问滕小郎,你的功夫出自何门何派?”

滕越悠然自得地忙活,好容易有闲情跟她说句话,“疆场上活下来的人,还用的着老师?”

长孙姒越发地好奇,笑眯眯地望着他,“小郎年岁不大,倒是上过疆场,佩服佩服……”

“你是不是还想问我如何上的疆场,打过几场仗,上司哪位,军职在何处?”滕越将帛巾翻了个面,截断了她的话,“你放心,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

长孙姒默默地拧过头去,抱着格目继续发呆。

滕越道:“我不是阿岩,你诓他,他就信以为真!”

她幽怨道:“天热,小凡尸身存不住,今日入土为安,我哪里诓他?”

“你叫他去看一眼,不只是送别这么简单吧!”

长孙姒哼一声,“阿兄祭拜弟弟,能有多复杂?”

“你想从中知道……”

话没说完,围墙那处一阵嘈杂,有人喊叫着大胆,何人,吵吵嚷嚷。

长孙姒转身看去,墙头上隐隐约约趴着个人,从树叶子里探出个脑袋;墙根底下围着五六个差役,举着佩刀大声呵斥。

她起身,走得近了些,还未待张望就听见有人叫她,“阿姒阿姒,是我呀,放我进去!”

她疾走了几步,遮住刺眼的光线仰头看,“慕璟?你不是被关在府里了,怎么在这?”

慕璟脸憋得通红,挂在围墙上上不去下不来,腾出一只手来指着差役断断续续道:“你叫他们,拿个梯子放我下去,快憋死我了!”

长孙姒指挥着人手忙脚乱把他架下来,慕璟瘫坐在树底下顺气,皱着脸道:“唉哟,跟你讲啊,听说高府的事情,我想方设法逃出来,准备……嗝——”

她身后冷不防出现抱剑的滕越,一脸警惕地看着他。

约莫是想到前天晚上的悲惨境地,吓的慕璟气也不敢喘了直打嗝,躲在树后面道:“你你你,别过来啊,我告诉你,嗝……你再把我扔水里试试,嗝……”

滕越:“……”

长孙姒扶额转身,对着差役道:“……我不认识他,你们想怎么处理怎么处理!”

“别呀,小姑奶奶,嗝……”慕璟一跃而起,两步赶上她,“哎哎哎,我是来帮你忙的,阿爷好容易不在府里,我抽空溜出来。跟你说说高显的事,都是秘闻,秘闻呐,嗝……”

长孙姒觑他一眼,“你是怕你阿爷揍吧,从四品中书舍人爬墙头,怎么不摔死你!”

慕璟委屈道:“还不是那个南铮,得不着他的手令不得进刑部,嗝。先不提这个,那什么,高显原先是我旧识,那是两小无猜,嗝……”

“原先,现在不是了?”

慕璟点头,神秘兮兮地凑过来,被滕越一剑挡开,规规矩矩说话,“这事得从十五年前说起,那是个风和日丽的……”

“说重点!”

“哦,就是你进京那年,发生了许多事,我记得特别清楚。开春的时候高显阿姐嫁给了太子做侧妃;盛夏,惠通渠溃堤,沿岸死了五六百户;秋后,南郭深贪污一案审清,满门抄斩;过不久之后,你随穆贵妃回京认亲;立冬,高显就被他阿爷发到兵营里去了,之后,我们鲜少有往来了,嗝……”

长孙姒眯缝着眼睛看他,“这和那孩子之死有什么干系么?”

慕璟喝了一口茶接着道:“是没什么关系啊,但你听听或许有帮助呢。那时候,高显比我还活泼一些……”

长孙姒幽怨地叹了一口气,当年的高显,得是什么样啊?

“……他惹怒了高侍郎,听他之意好像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就被扔到兵营里去了。过了二年我又见过他一次,瘦高瘦高的,也不怎么说话,手里时常拿着把剑发愣,再后来就没什么消息了。三十年,世宗薨逝我才见到他,就是现在这个样子,温和有礼,可总觉得没以前的好相处,嗝……”

长孙姒点头,又问道:“你俩这么好,那你知道高府的管家全安么?”

“知道,”慕璟好奇道:“他怎么了?”

“死了!”

“啊?”他好久才回过神来,叹一声,“那么和善的人,真是太可惜了?”

“和善?”她觑他一眼,“打骂仆从也叫和善?”

“不可能,他怎么可能打骂下人啊。”慕璟连连摆手,“他生性善良,待高显和亲生孩子似的,寻常下人犯错顶多提醒一二,你肯定是弄错了。”

“是么,听说好像他得了一场病,之后就暴躁起来。”

慕璟哽了哽,不可置信,“我还是不信,一场病能叫人性情大变?嗝,当时高显离府时,我去送他。全安也在,他还说,要家里的弟弟代他在高府伺候,他要到兵营里照顾高显呢。”

“他有个弟弟?”

“嗯,全安说已经写信回乡给他弟弟全明了,还叫高显在兵营等他,很快就能去伺候他。”慕璟捏着杯盖玩,“不过,后来去没去就不晓得了。”

长孙姒隐隐觉得什么不对,起身笑眯眯地对慕璟道:“多谢多谢,我还有事

《公主监国》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沏骨)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高阁,高复岑)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沏骨)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公主监国》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高阁,高复岑),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公主监国

作者:沏骨类型:现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沏骨)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高阁,高复岑)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沏骨)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公主监国》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高阁,高复岑),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