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一梦 BG文 烟锁相思殇红尘冰山攻

更新时间:2020-07-10 00:18:37

《烟锁相思殇红尘》烟锁一梦 BG文 烟锁相思殇红尘冰山攻 连载中

《烟锁相思殇红尘》

来源:作者:落叶芳流水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苏漓若,风玄煜

主角叫苏漓若,风玄煜的小说是《烟锁相思殇红尘》,它的作者是落叶芳流水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苏漓若陷入沉思,良久不曾言语。 风玄煜拥了拥她,轻声道:“若儿莫非要站着想到天亮?现在已子时了,先休息吧!有什么问题明日再说。”...展开

《烟锁相思殇红尘》免费试读

苏漓若陷入沉思,良久不曾言语。

风玄煜拥了拥她,轻声道:“若儿莫非要站着想到天亮?现在已子时了,先休息吧!有什么问题明日再说。”

“王爷何时给若儿无熵剑?”苏漓若似乎未曾把他的话听进去,突然抬头问道。

风玄煜怔了怔,眼神一沉,随即又淡然,温和道:“若儿何时要,本王都给予。不过…”他顿了顿,“今晚你也累了,赶紧休息!”其实,他想说的是:不过要等他把它喂饱了才能给她,怕吓着了她,所以他话锋一转,始终没有说出口。

当苏漓若安然入梦,风玄煜却仍无睡意,他既担心她太过娇弱而受制于人,又怕她接触武器之后沾染戾气。

他很想把她禁锢在他的视线范围内保护起来,然而,无论他怎么努力,她的一些状况总是措不及防发生。

看来得加紧计划,不能再耽搁了,否则,时间拖的越长越不利。而且最重要一点,他怕时间久了,眼前纯净无瑕的人儿会玷染了俗气,如此岂不得不偿失。她可是他心底的一块净地,若不是当初她纯洁的眸光净化他的戾气,融化他的冰冷,他也不知情为何物?

风玄煜轻轻揽她入怀,静静听她均匀的气息,慢慢入微心间,安抚他烦闷的情绪,安然入眠。

翌日,风玄煜还没想好如何喂饱嗜血的无熵剑,墨轩居就迎来了不速之客。

夜影敲门报告说,德纯长公主来邑王府。风玄煜以为是因嘉卉和风玄晟练武之事,谁料却被告知,她是来找苏漓若的。

风玄煜有些惊讶,长姐一向深居简出,而若儿又足不出户,她们之间如何有交集?

虽然疑惑,但他还是带着苏漓若去厅堂见德纯长公主。

经过一番寒暄之后,德纯客气而坦然地请风玄煜回避,她要跟苏漓若聊些女儿家的事。

风玄煜紧皱眉头,出于对长姐的尊敬,他还是退了出去。

待风玄煜一走,德纯淡然一笑,颇有几分深意道:“我这个七弟呀!平时冷冰冰的,没想到竟然这般多情,苏姑娘好福气!”

这是继风玄璟之后,第二个人这么说,苏漓若微微莞尔。她自然明白,月国不同予裕国,父皇一生深情母后,后宫没有一妃一嫔。而她作为邑王侍妾,已然违规逾距,不仅得专宠溺爱,还堂而皇之入住墨轩居。只是大家忌惮风玄煜,不敢置疑他的所作所为,而他亦不把人放在眼里,霸道地我行我素。

“苏姑娘别误会!”德纯的年纪比苓妃略小几岁,刚满四十。此时的语气倒像慈祥长辈:“七弟性情狂傲冷漠,倘若有人牵绊他的,何尝不是一件好事?我大月皇室国情,尚无一例如此专宠。但七弟行事原本就不能按常人的心思揣测,而苏姑娘能入七弟心境,自然是有不凡之处!”

“长公主谬赞!”苏漓若对于这个婉约从容而慈善的长公主心生好感,颇为尊敬。只是,她来邑王府究竟有什么事?从嘉卉偶尔提及,苏漓若知道她除了与苓妃有来往,从不涉足其他妃嫔。那么她今日前来必另深意。

“听说苏姑娘是昼国太子导师赵越所推荐,许是他知道父皇极其崇敬才情之人,所以将姑娘献出。”德纯轻轻执起茶杯,尝了一口道:“父皇自从七弟生母曦妃娘娘逝世以后,再无封号妃嫔!”

苏漓若一怔,如此看来熵帝确实对曦妃用情至深,不然,以月国繁荣昌盛,又是诸国之中的强势大国,如何能为一女子守心执念?恐怕权贵之人尚不可办到,而这岂非一国之帝王所能信守诺言?除非深情所至,不然便是心伤所至。可是…苏漓若尚有些不解!

“父皇自曦妃娘娘逝世,日夜伤痛思念,以至后宫不再封妃!”德纯似乎看出她的疑惑,轻声道:“至于卉儿和晟儿的生母皆因长相颇有几分似曦妃而得父皇宠幸,却也导致其悲哀的命运,她们生下孩子之后,连嫔妾的地位都没有得到,又因出身卑微而受人陷害,最终香消玉殒…”

苏漓若惊讶:后宫妃嫔众多,难免引发嫉恨,可如此心狠手辣,令人不寒而栗。她不由为率真可爱的嘉卉和聪慧敏捷的风玄晟一阵惋惜,“八公主和辰王虽身世坎坷,幸而得长公主垂怜,亲自照顾他们,何其荣幸!”

德纯脸上露出温婉笑容,眼里闪动着慈爱光芒:“卉儿活泼好动,生性纯率,一转眼已是待嫁年华。而晟儿虽年幼,却颇为睿智懂事,也是我此生精神至所依托。若说垂怜,应是我这个漠世孤独之人的福气,残生能得亨天伦之乐,实是上天垂爱恩赐!”

“长公主大爱!漓若钦佩!”苏漓若对眼前婉约大气的德纯深感佩服,听她言语之间流露出无限溺爱之情,为嘉卉和风玄晟感到由衷的欣慰。倘若当初抚养他们另有其人,只怕未必如此珍爱他们,指不定教导出什么样的性情,毕竟后宫妃嫔之间勾心斗角,尔虞我诈。长久耳濡目染,恐不利予他们的成长,看来熵帝把他们托付长公主之手,实是明智之选。

德纯隐去笑容,幽幽叹息:“身为皇室后裔,看似荣耀繁华,实则哀哉!其中凄苦自是心中明了,无法以言阐述。苏姑娘虽远离家国,处身异国他乡,却何其幸哉!当初赵先生极力推荐你,父皇却无心纳嫔立妾,可见你容颜惊世,才情惊人便赐予七弟为妾。如此倒也成就了你与七弟的好姻缘!”

原来当初赵越口口声声称她决非池中之物,他日必定耀放异彩,竟是把她推荐给熵帝。以熵帝偏爱才情女子,他才断确熵帝定会纳她为嫔妾。

苏漓若暗暗震惊,赵越差点就毁了她的一生!

“苏姑娘才情兼备,确实是不可多的奇女子,恕我冒昧问一句,姑娘天外飞仙之舞师承何人?”德纯终于说明真正来意。

苏漓若愣了一下,惊讶道:“长公主如何得知天外飞仙舞?”

“我有一位故人曾舞天外飞仙,至今记忆犹新,昨晚见苏姑娘所舞,今日好奇特来讨问一二。”德纯的表情似乎陷入豆蔻年华时的天真烂漫。

故人?苏漓若疑惑,心中答案呼之欲出,但她还是难以置信问道:“长公主的故人是谁?可否告知?”

“裕国霓后!”德纯眸光深幽,往事恍然如梦。

苏漓若心中虽有猜测,但从她嘴里说出答案还是令她呆愣了。半晌,才回过神喃喃道:“长公主慧眼!我所舞正是天外飞仙,而裕国霓后…”

她突然有些哽咽,眼眶雾气蒙蒙,顿了顿艰难地说道:“正是我母后!”

德纯愕然!昨晚至今,她想过几种可能,却未曾想到她竟然是霓寒之女?

“霓寒逝世十多年…”德纯声音微微颤抖。

“是,生我之时血崩!”苏漓若的心头一阵刺痛,“我的生辰亦是母后患难之逝。”

“没想到!霓寒竟然还有遗女?”德纯难以压抑激动之情,细细端详苏漓若,果然,容貌与霓寒八分相似。只不过,她比霓寒多了一分娇柔,一分纯净。

苏漓若则呆怔良久,她不知自己方才为何坦言?对于她的身份,她一直隐藏,却在这一瞬间,敞开心扉。许是在异国竟然还有母后的旧相知?许是德纯的仁心惠慈使她放下戒心?当坦诚了身份,苏漓若却有些不知所措!毕竟她对风玄煜都不曾坦然过。

二人相视许久,德纯似乎看出她的顾虑,轻轻握住她的手,给予一掌心的温暖:“你无须忧虑身份之事,我与你母后曾相知相惺,结为金兰。如今能见到昔日好友之女,这般缘分是上天垂爱!”

苏漓若疑虑的心被她细语所融解,半晌,微微点头。

德纯见她放下紧张情绪,便淡然一笑,问道:“你的身份七弟是否知晓?”

苏漓若愣了愣,随即摇摇头。

“你的处境我大概也明白几分,裕国易主,你父皇暴毙,你身处异国自然不愿意坦承身份。只是…”德纯轻抚她的手背,柔声道:“你又如何置身昼国?却被赵越所推荐,献送来月国?”

苏漓若内心挣扎汹涌,最终在她柔和的眸光中,荡尽忧虑,正当她耍开口之时,德纯却先她一步说了如何与霓寒相遇相识。

原来,德纯及笄那年,出宫游玩。那时她还许配庆元候,而庆元候亦未封爵,还是个翩翩少年郎,他陪护长公主遨游大江南北。

德纯自幼丧母,熵帝对她极其爱惜,又因她聪慧过人,素有才女之称。因此予她畅游天下,采词纳诗。

德纯偶遇年华相仿的霓寒,竟被她的玲珑慧心所吸引,尤其她的天外飞仙舞令德纯大开眼界。而德纯的才气亦让霓寒深感佩服折叹,二人惺惺相惜,相伴而行,一路上结下深厚友情,誓以结拜至交。

德纯在民间收集诸多词汇之后,返回宫里。临别之时,二人许诺,倘若各有好姻缘,几年之后携手郎君儿女再相聚,把酒言欢。

那料几年之后风云突变,庆元候为讨伐异邦殉难,德纯悲痛欲绝,深锁宫中,封闭心境。

三年之后,她逐渐放下悲怆心情,蓦然思起霓寒,遂遣人打听她的近况如何,才知她早已香魂殇了。爱人知己相继而逝,更令德纯孤独凄凉,厌世漠然,以诗词歌赋聊以慰藉,寞落残生。直至抚养了嘉卉,她死灰一般的心灵才得以复苏,偶尔也会出席宫宴佳筵。后来又抚养了风玄晟,她寂静的心间完全摆脱沧桑,融入他们的欢声笑语,天真无邪。

苏漓若沉浸她的悲楚遭境,同时感叹世间奇妙缘分,谁人料得,德纯长公主竟与她的母后有如此一段渊源!

她遂将自己出生之日,母后就薨逝

《烟锁相思殇红尘》精彩评论:

这个作者(落叶芳流水)很坑,每次文章快要解VIP了,就跳出来写个几章,向读者们道个歉,讲出个理由来。什么离婚啊?什么在忙相亲啊?不知道读者的原谅后,等个几天故态复萌,又断更了!!!然后没个几个月你是不要想见到她了。这么一《烟锁相思殇红尘》写了好几年了,至少三四年吧,才更了100多章。而且目前又坑了。不知道这一回是什么理由。生孩子?慎入!!!!!

《烟锁相思殇红尘》 免费阅读章节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