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华年风云》华年是什么意思 父子文 华年风云Twink

更新时间:2020-06-05 16:18:42

《华年风云》华年是什么意思 父子文 华年风云Twink 已完结

《华年风云》

来源:作者:诗晓慢分类:穿越奇情主角:侯外员,侯彧

经典小说《华年风云》由诗晓慢所编写的穿越奇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侯外员,侯彧,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侯外员叫人给洛卿备上茶。 “洛家遇难后,我心中十分悲痛,郭澄下马后,我立刻叫人把洛宅买了下来,就是盼着你有朝一日回来住进来,现在...展开

《华年风云》免费试读

侯外员叫人给洛卿备上茶。

“洛家遇难后,我心中十分悲痛,郭澄下马后,我立刻叫人把洛宅买了下来,就是盼着你有朝一日回来住进来,现在你回来了,我也完璧归赵啊。”侯外员手里又换回了原来那串佛珠,看来还是旧的顺手啊。

“即使这样,侄儿不胜感激。”洛卿倒也并不是一无所获,至少侯外员将洛宅亲手奉上,若不接着,其不辜负他一片“苦心”,只不过侯彧怕是要从那宅子搬出来又重新跟侯外员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了,不过这事不急,反正那洛宅迟早都是他的,也只有真正的洛季安才有资格拥有洛家大院。

“老爷,查出来了。”吕力这时冲进屋内,也叫侯外员摸不着头脑。

“哦?什么事慌慌张张的,说清楚。”侯外员不满吕力的冒失。

“是,老爷。那么请问洛少爷是否收留过一个叫钱小盈的姑娘?”吕力似乎话中有话。

“确有此事,怎么?有什么不妥吗?”洛卿一头雾水。

“洛少爷有所不知,老爷今日命我彻查火灾一事,原来那钱小盈有个视财如命的爹叫钱棍子,怕是对您收留她的事不满,才放火烧山的。”吕力振振有词。可洛卿就起了疑心,他此次来对火灾之事只字未提,而这侯氏却主动追查,看来这场火灾不是天灾,而是人祸啊!而旁边的侯外员早已气得吹胡子瞪眼,看来并不是事先串通好的,侯外员还没有傻到这个份上,想必是吕力办事不利,侯外员早已对他心有芥蒂,而且侯老爷办事向来心狠手辣,怎会放过抓着他那么多把柄的吕力,想来这吕力也不是吃素的,若是此时不给侯外员提个醒,怕是熬不过几天。

“哦?叔父是如何知道此事的?那钱棍子人呢?我来问问他。”洛卿将计就计,。

“洛少爷有所不知,老爷曾派我去跟茶山谈生意,多次未果,昨日又命我前去,发现那钱棍子鬼鬼祟祟地跟踪您,放火后逃跑时不慎落入火坑,就再没上来。”吕力倒是心急保命,只不过他太过急躁,打错了算盘,那侯外员岂会让他如此糊弄。

“你那当时为何不制止那钱棍子,反而让他放火啊?或者为何不提醒侄儿?”侯外员咄咄逼人。

“这……”吕力乱了阵脚,不知如何应答。

“我看你是另有所谋,来人,把他给我轰出去,不准踏入侯家半步。”侯外员丝毫不给吕力解释的机会,怕是害怕他说错话,坏了事,就赶紧命人处理了他。

“舒服息怒,侄儿并无大碍,只是这……”洛卿此时心中暗喜,他和侯彧还正想怎么处理这个眼中钉,谁知他自己找上门来自寻死路,那侯外员可不是轻易被威胁的人。

“侄儿,这件事我来处理,你就别插手了,最近你也繁忙,快去处理搬家之事吧。”侯外员有送客的意思,洛卿自然也顺着他的意思告辞,想必这侯外员此时定是心神不宁头痛不已吧。

洛卿走后,侯外员就叫来了下人。

“他呢?”

“回老爷,被关在柴房了。”

“打死,再放只狗进去。”侯外员自然是不留情面,对于妄想背叛他的人只有死路一条。管家没了,还可以再找,只是秘密一旦公诸于世,他侯外员就再无抬头的机会。

“是,老爷。”这吕力当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此时鹿之洺还在那烟花之地享乐,怕是也救不了他了。

“爹,您有心事啊?”这时侯彧端着茶进了屋。

“哦,彧儿,茶庄那边儿怎么样了?”侯外员继续摆弄手里的佛珠,一刻也不得闲。

“还好,自从上了杭州送来的货,生意越发的好了,现在正值春季,茶树也出了新叶。”侯彧递上茶杯,侯外员停下手中的动作,接过茶杯慢慢品尝。

“嗯,不错,果然是上好的龙井。”侯外员满意地点头,似乎忘了刚才的烦心事。

“爹,方才洛庄主可曾来过?”侯彧试探性地打问。

“嗯,来过了,想必你还不知道吧,他是我往年故人之子,与你同岁。”侯外员眯上眼睛,慢慢品茶。

“那爹,儿子是否应该搬过来住啊?”

“嗯,你可能暂时在家住了,在家住也好,多陪陪你娘。”侯外员忽然想起把洛宅给了洛卿之事,“不过你放心,这只是暂时的,那洛宅,迟早是你的,谁也抢不走。你自己平时也要多长点心,别叫别人给利用了。”侯外员睁开眼睛,冲着侯彧笑了。

“儿子明白,儿子以后一定会好好经营茶庄。”侯彧也会意一笑。

“哎?那鹿之洺呢?怎么不见他?”侯外员忽然想起侯世黛逃婚一事,那鹿之洺肯定对此事心有芥蒂吧。

“儿子也没见到,想必是在房中闷闷不乐吧。”

“那鹿之洺是心思细腻敏感之人,这次委屈了他,即使他不抱怨肯定心里也记下了,你在茶庄给他个职务哄哄他,不如就让他先管账吧,。”

“给他谋个职务不是不可,只是这管账的事……”侯彧明白这侯外员竟把管账的事交给鹿之洺,定是在制衡自己。

“就先这样吧,你去忙吧。”侯外员不愿听侯彧多说,只得叫他退下。

“是,那爹您休息吧,儿子就不打扰了。”侯彧无奈,也只得离开。

侯彧回到侯氏茶庄便把邸厷唤来。

“邸厷,把账本拿来!”侯彧靠在桌子上用手指敲着桌子。

“庄主,怎么了?”邸厷拿来账本交到他手上。

“你叫人把这账本再复抄一遍,不许有任何差错,明日这账本就交由鹿之洺管了。”侯彧翻着账本,眉头紧锁。

“庄主,这怎么能……能交给他呢?本来他管理茶庄许多茶工就抱有不满,现在又把账本交给他,这……”邸厷感到十分为难。

“这是侯外员的意思,表面上说是为了安抚鹿之洺,实际上慢慢转移权力,他还是不放心我啊。”侯彧放下手中的账本,眼睛盯着屋顶。

“可是茶工们都开始抱怨了,他鹿之洺根本就不是这块料啊!”邸厷望着侯彧,希望他能改变主意。

“那岂不是更好吗?鹿之洺不得人心, 迟早要下来的,我现在还不是茶庄真正的主人,所以也不能抵抗侯外员。”侯彧重新拿起桌上的账本,“以后他入账,你就偷偷叫人抄一遍。”

“唉,也只能这样了。”邸厷叹着气出了门。

洛卿回到洛境茶坊,若有所思。

“大哥,对不起。”洛季沄坐在洛卿旁边,低着头,怀有歉意。

“嗯?什么事?”洛卿不知洛季沄为何突然道歉。

“是我不好,今天因为我侯世黛才……”洛季沄把头埋得更低了。

“嗨,这事儿啊,我不怪你,纸包不住火,反正都得走这一步,只是提前了而已。”洛卿抚摸着洛季沄的头,温柔地笑着。

“你喜欢侯世黛吗?”洛季沄抬起头盯上了洛卿的眼睛。

“我……季沄,你就安心养胎,平安地把我们的孩子生下来,其他事就交给我处理,好吗?”

“噢,我知道了。”洛季沄重新低下头,洛卿答非所问,她并未听到想要的回答。

鹿之洺听说账本要交到到自己手上,自然是高兴过头,全然忘了前些天发生的事,只要他在侯氏茶庄不是个摆设,那一切都有希望,只不过他少了吕力这个得意助手,邸厷又是侯彧身边的人,他也不能闲着,便开始培养自己的势力,侯氏茶庄的部分茶工也明白这侯老爷的意图,鹿之洺也算半个姑爷,虽然终日只顾享乐,无所事事,可没准儿哪天与侯氏千金成亲后,这茶庄就是他的了,所以还是巴结点他。于是这侯氏茶庄内部硬生生地被分成两大派,终日争吵不断,耽搁了不少生意,侯外员看着那洛境茶坊日渐红火,也是干着急。

“之洺啊,这账本交到你手上,是因为我信任你,你可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啊!”侯外员知道了内部的事,便把鹿之洺叫来,“侯彧算是你的长兄,这侯氏茶庄以后也是你们两个人的,可不许在这个时候出现矛盾啊。”

“岳父,您说的是。只是那个工长邸厷实在不受教,再怎么说我也算是半个庄主,他不但不听我的,还找人监督我,我看啊,这账本还不如找他管呢。”鹿之洺发泄对邸厷的不满。

“放肆!你何时算得了半个庄主啊,且不说你还没与黛儿成婚,就算成了婚,那侯彧也是你的兄长!”鹿之洺本想对邸厷告上一状,没想到却引来侯外员的勃然大怒,“让你管理茶庄的事务,是为了让你向彧儿学习,不是为了让你跟他抢位子,那邸厷是茶庄的老人了,任劳任怨地为侯氏茶庄效力,你呢?你再看看你!”

“岳父息怒,之洺不是这个意思,岳父一片苦心,我当然理解,以后做好便是了。”鹿之洺自知自讨没趣,连忙认错。侯外员见他态度较好,也就不再计较,只是最近是多事之秋,身边也没个知心的人,茶庄的生意也不顺心,侯世黛终日在房里躲着不出来,茶不思饭不想,侯外员担心不已,人也看着日渐苍老了。他想着想着又开始摆弄手里的佛珠,仿佛那珠子与他更亲近些,不会争抢,也是最不可能背叛他的。

《华年风云》精彩评论:

群像。(欢迎来到这个温情和热血并存的世界,感谢你见证一群少年的成长,成长也许很曲折,但一定足够飞扬足够酣畅)即便我只看了开头几章,就凭这个卷首语+第一章的白眉大侠和“国足都能出线,你还有什么不可能”,我就要强推这《华年风云》,仿佛有当年初读的感受。edit:情怀用力过猛-1;部分情节文青虐主-1;超出作者(诗晓慢)圈子的部分略失真-1;校园生活活灵活现+1;脑残反派比例少+1;徐威跟我男朋友忒像了+10086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