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凤鸣宫阙》凤鸣宫阙番外 BI 凤鸣宫阙年上攻

更新时间:2019-12-09 08:18:14

《凤鸣宫阙》凤鸣宫阙番外 BI 凤鸣宫阙年上攻 已完结

《凤鸣宫阙》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顾婉音分类:古代言情主角:陶君兰,兰只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顾婉音原创小说《凤鸣宫阙》,主角是陶君兰,兰只,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对方面容白净,剑眉星目的极为俊美。下颔无须,看着不过十八九的样子。 第一个反应是对方是宫中的宦官,可是眼角落在对方石青的袍子上时...展开

《凤鸣宫阙》免费试读

对方面容白净,剑眉星目的极为俊美。下颔无须,看着不过十八九的样子。

第一个反应是对方是宫中的宦官,可是眼角落在对方石青的袍子上时,却是又否了这个猜测:宫中宦官不会穿成这样,要知道,宦官和宫女都是一样的,都有特定样式的衣裳,以此来分辨身份。

可宫里除了宦官之外,男人也就那么几个——

陶君兰只觉得心跳得更快更慌张了。

除了后悔之外,她还觉得自己倒霉。竟是遇到这样的事情,又遇到这样的人。

陶君兰轻轻的挣扎了一下,对方立刻将手上的力气加大了几分,怎么也不肯让她挣脱开去。

陶君兰也只是试探一下罢了,见对方不肯放,也不敢再过分挣扎:触怒了对方,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呢。

再偷偷的打量对方,却是见对方双眉微微蹙着,微微带了几分不悦的味道。如此,陶君兰自然更不敢再挣扎了。也不敢再看对方,将目光移开来。

而此时,一声女子的嘤咛之声又突兀的发出了。仍是方才的声音,带着一种微微痛苦的味道。只是不知道怎么的,那嘤咛声听了,却是让陶君兰觉得有些耳根子发烫。

鬼使神差的,陶君兰往那声音发出的方向看了一眼。

而偏偏,她面前的蔷薇稀疏,竟是正好让她的目光穿透了过去。

于是陶君兰就看见了两个衣衫狼藉的人抱在一处,那女子被压在下面,双目紧闭,面上说不出是痛苦还是欢愉,双手却是紧紧的攀着她身上男子的脖子,双腿更是大张,环住了男子的腰间。而那男子的样貌却是看不清,只能看见身子在不停的动作。

陶君兰只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整个人都似燃烧起来。心更是“突突”的狂跳起来,说不出是觉得惊讶还是害羞,又或者是觉得害怕。

陶君兰忍不住簌簌的颤了起来,只是整个人却都是似呆了,竟是连眼珠子都是忘记转动,就那么一动不动的傻傻的盯着那二人死死的瞧着——

倒是那男子忽然又伸出另外一只手来,掩住了她的眼睛。这才让她缓缓的找回了神智。只是不知道怎么的,身子却是一只发颤,怎么也停不下来。

陶君兰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情景,她实在是觉得太过震撼。震撼过后就是茫然,而茫然中微微又带了几分好奇:从前,她不仅没见过,就是听也没听过这样的事情。

不过回过神来之后,她却是再不敢看一眼了,簌簌的抖着,头却是死死的埋了下去,连动也不敢动一动。其实若是可以,她甚至恨不得捂住自己的耳朵:因为那女子的娇吟的声音和那男子的粗喘声音实在是听得太清楚了!清楚得让人恨不得自己这会子是个聋子!

忽然,捂着她的手就撤了回去,接着就被拉住了胳膊。

陶君兰刚反应过来,就看见对方沉静的看着她,然后下巴一扬,轻轻的指了指她来时的那条路。

此时陶君兰脑子里微微有些混沌,足足反映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对方的意思,当下忙点了点头,然后轻手轻脚的往回退去。

那男子也跟在后头。

心思复杂的一直退出了石榴林,回到了小路上,被傍晚的凉风徐徐的一吹,陶君兰这才慢慢的找回了冷静和自持。

偷偷的看了一眼站在旁边气定神闲的男子,她却是又有点儿冷静不下来了,心中着实忐忑得厉害,也不知道对方会如何处置这件事情。

对方显然不是普通的男子:能在内宫走动的,毕竟就那么些人。要么,是皇亲国戚,要么就是本就居住在皇宫里的。前者若是进宫,身边肯定会有人带路,所以陶君兰便肯定,对方是后者。对方如此年轻,肯定不是皇帝,那么就是皇子了。只是,不知道到底排行第几……

而且对方为何会来偷听,又怎么身边没带人?最终要的,当然是对方究竟会不会选择灭口?

这样想着,陶君兰只觉得周身都是冰凉一片。明明是Chun风明媚的天气,可竟让她有一种东风凛冽之感。

心中又是忐忑又是害怕,以至于陶君兰竟是整个人都僵在了原地,连行礼都忘记了。

直至对方冷哼一声。

陶君兰蓦然反应过来自己的身份和对方的身份,慌忙蹲下行礼:“奴婢给主子请安。”不知道对方的具体身份,只好用含糊的主子二字来替代。

可对方没说话。

陶君兰满心不安,悄悄的抬起眼皮用余光去瞧对方。

只见对方面容沉静,丝毫表情也无,一双眼睛如墨如漆,幽深得像是深渊巨口一般,几欲将人香噬进去。

陶君兰一颗心沉到了最底,而后一片冰凉。那种感觉,就像是她在浣衣局里,冬天时候洗衣裳一样,双手浸在冰水里,渐渐的如同一个冰疙瘩一般冷。冷得像是没了知觉,冷得像是再也捂不暖和。

就在陶君兰满心冰凉的时候,一丝丝的侥幸却是又从心底升了起来。想了想,她咬牙轻声道:“奴婢是二皇子宫中伺候的宫人,不知主子还有没有别的吩咐,若没了,奴婢这就告退了?二皇子还等着奴婢回去伺候呢。”

她选择在此时透出自己的身份,又故意夸大了自己在德安宫的地位,为的就是让对方投鼠忌器。

毕竟,二皇子是皇子。二皇子看重的宫人若是不明不白的消失了,那肯定不可能就这么罢休的。到时候,自然随之而来的就是麻烦。对方若想灭口,为的也是麻烦二字。可若真灭了口,却也是麻烦二字。就看对方怎么选择了。

想了想,陶君兰被袖子遮住的手紧紧的握了握,鼓足勇气抬起头来,与对方对视后诚恳言道:“方才我什么也没瞧见,什么也没听见。”

对方却仍是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只是一双幽深的眸子紧紧的落在她的面上。其中隐隐的锐利之色,似乎能透过她的眼睛直接探进她的心底,去窥见她的心思。

陶君兰只觉得对方气势慑人,竟是一动不敢动,最后背脊上竟是渐渐的被重重冷汗湿透了。被风一吹,只觉得凉悠悠的,竟是有了三分冷意。

最终,陶君兰听见了对方含糊的“嗯”了一声。只觉得如蒙大赦,一时间竟是控制不住的露出了几分劫后余生的释然来。

结果就见对方笑了,唇角那么微微一挑,虽然只有些微的弧度,却是让整个面容乃至整个人都看着不一样了。

没了冷冽锐利,倒是亲和了许多。

陶君兰被这个转变看得又是微微一愣神。不过这次她控制得极好,没再泄露出来。

失神也不过是微微一瞬的事情,陶君兰很快就缓过来,忙低下头去,认真的再次行礼:“若主子没别的吩咐,奴婢这就告退了。”

说着,她便是躬身往后退去,然后却是冷不丁的被那人一把抓住了手臂。

陶君兰一僵硬,略有几分惊慌的抬头看去,声音都不自觉的带了几分轻颤:“不知主子还有什么吩咐?”

此时,她心中的反应是:莫非他改变了主意?还是决定杀人灭口?

这种揣测,陡然就让陶君兰生了三分寒意和七分惧怕慌乱。

好在对方却是摇了摇头。

于是陶君兰一颗高高悬着的心,再度跌回了胸腔,只是又有几分忐忑,不知道对方是要做什么?这样叫住了她,却又不说话……怪吓人的。

对方松开手,往前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陶君兰一眼。

陶君兰不明就里,站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傻傻的盯着对方。

对方静静的看了她一阵,然后伸出手来,招了招。

陶君兰顿时就明白了:“您是要奴婢跟着您?”

对方轻轻一颔首。虽没了别的动作,却也没再继续走,反而站在原地等着。那架势,让陶君兰就是想磨蹭也不敢了,于是只好跟上去。

陶君兰只觉得心里更不安了,活像是揣了一只兔子,乱跳得厉害。

对方一直没说话,更没了什么威胁的动作。而且走的地方也是人越发多了起来——路也是她曾经走过的。而且很快出了内宫,往皇子们住的宫殿方向去了。

可正是因为如此,陶君兰才觉得心中越来越不安稳了。对方越是不说不做,她就越是觉得心慌意乱。然后会情不自禁的去揣测对方的意图。

莫非,是要看看她是否撒谎了?所以要带着她去德安宫印证一番?又或者,干脆去德安宫将自己要走再做别的处理……

陶君兰心里很明白,自己这样的宫人,在主子们的眼里,着实连一个心爱的玩物也比不上。要将自己要走,不过是一句话的功夫。

更何况,她也并非是二皇子身边得意的人选,只不过是个连二皇子面也没见过的宫人。德安宫,缺了她也丝毫不会有什么不妥。

所以,其实她一点保障也没有。而对方若发现了这一点……

陶君兰抬起头来,偷偷去窥探对方的背影,看着那挺拔的石青色,她只觉得橘红的夕阳照在上头,都成了暗沉无光的颜色。

当德安宫近在咫尺的时候,陶君兰心中的不安惧怕,也达到了顶点。

《凤鸣宫阙》精彩评论:

作者(顾婉音)可能开文的时候也没有做过主线大纲吧。从王熙凤到林如海,废太子,贾母都是红楼世界。成为王熙凤的时候贾赦花心女主(陶君兰,兰只)还会有点不开心。但是过后很好的接受了现实。毕竟女主(陶君兰,兰只)穿越前已经是个退休的老太太了,什么事情没遇到过。之后独立出去的白狐世界又给女主(陶君兰,兰只)增加了阅历和成长。到变成林海成为一个需要有三子七孙的人。经过一段时间的心理建设还有原主的残念等等也成为了一个有妻有妾的人。废太子有一个很好的大脑,这个时候她开始学会怎么做皇帝,一个国家的管理和建设,加上在后世学到的知识帮助了她的成长。殷商出现的帝辛有成为男主(陶君兰,兰只)的趋势。当是两人思想差距蛮大的。不看好。也不喜欢,直男癌加上古代的大男子主义。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