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浮云遮》浮云遮望眼出自哪位诗人 LOLI 浮云遮完结版

更新时间:2019-11-19 08:20:00

《浮云遮》浮云遮望眼出自哪位诗人 LOLI 浮云遮完结版 连载中

《浮云遮》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野矜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傅景城,陈洛白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野矜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浮云遮》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傅景城,陈洛白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从野山寺回来后不久,傅家老夫人的身体果然越发有了好转。 老夫人每天被傅云锦哄的乐乐呵呵,对食物也慢慢的有了食欲,不只气色越发不错...展开

《浮云遮》免费试读

从野山寺回来后不久,傅家老夫人的身体果然越发有了好转。

老夫人每天被傅云锦哄的乐乐呵呵,对食物也慢慢的有了食欲,不只气色越发不错,让人感觉年纪都轻了不少。

大家都只道是去野山寺祈福的原因,却只有傅云锦一个人真正的知情。

一直让老夫人的身体反反复复的,不是病,而是中毒。

自从野山寺回来后,一直呆在梅花坞寸步不离,所以老夫人的身体才能好的这么快。

只是,傅云锦还不能确定,是何人下毒?又是通过何种途?这一切,都还是个谜。

就这样,天气慢慢的热了起来,进入了真正的夏季。

微风不燥,蝉鸣阵阵,就是在这样一个夏日的午后,傅云锦难得清闲,便让云心云水带着自己的书往凉亭去了。

坐在凉亭里,吃着冰镇过得水果,当真是惬意无比啊,可就在这时,周氏身边的灵芨匆匆忙忙的过来寻。

原来是大少爷回来了。

傅云锦醒来后的这几个月,她见过了傅家所有的人,唯独大少爷傅景城。

傅景城是傅云婉和傅云锦的亲哥哥,目前正在南溪书院读书,虽然在蜀地离京城远,但因为南溪书院人才济济且教导严苛,所以当初傅家就把大公子送到了蜀地求学。

也是傅云锦这几个月时常在周氏耳边念叨,所以傅景城的消息一来,她便派人过来给傅云锦传话了。

“那哥哥现下在哪”?傅云锦忙起身准备就向外跑去。

不过还是云水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了傅云锦的衣袖,“姑娘,咱要不回去收拾一下”?

傅云锦一看自己,衣服是午睡后随意套了一件,头发也是只用一只素银簪子松松的挽着,这样确实比较舒服,但要见人难免就有点不恰当了。

傅云锦便交代灵芨先回去,自己则匆匆的往梧桐院走去。

一路上,傅云锦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个什么心情,既有就别重逢的喜悦,又有近乡情怯的生涩,她期待又害怕。

前世,自己的哥哥就是一个书呆子,典型的一心只读圣贤书,所以直到傅家覆灭他也没能考取功名。

不过现在现在想来,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她前世虽然与哥哥不甚亲近,但也常听父亲夸赞哥哥,那为什么哥哥没有参加科举呢?

以他的能力,参加的话一定会中举的。

傅云锦脑子里糊糊涂涂,云心云水却手脚麻利的给她更衣,洗漱。

直到在催促声中,傅云锦才缓过神来,望着镜子里如清水芙蓉的面庞,她才彻底将思绪拉了回来。

拆掉了头上的朱环玉翠,傅云锦终于轻松的吐了一口气。

只留了两只银簪,一身豆绿色的衣裙的傅云锦终于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神清气爽的出了门。

见自己的亲哥哥,当然也不用太过隆重了。

刚进咏荷院的大门口,就听到了丫鬟婆子欢喜的声音。

“果然是哥哥回来了”,傅云锦兴冲冲的往屋里走去。

正跪在地上问礼的人,不是哥哥还能是谁,一看到那抹人影,傅云锦先迫不及待的开口。

“哥哥,你终于回来了”,说着大步向傅景城走去,惹得傅斯延和周氏哈哈大笑,不得不让他起了身。

听到有人喊自己,傅景城转过头去,就看到了比自己低一个头的傅云锦正冲着自己笑。

“自己这个妹妹呀,可从来不是一个重规矩的主儿”,傅景城摇头苦笑一声,向傅云锦走去。

咳咳,作为一家之主的傅斯延实在忍不住了。

虽然在家里孩子们在家里,有些规矩能省的都省了,但现在有外人在呢,并且这还是个皇子,这不是让人笑话吗。

经他这一提醒,周氏立马也正色道,“锦儿,不拜见六皇子”。

傅云锦根本没在意还有客人在场,心里懊恼着向前走了一步。

抬头一看,坐在傅斯延下首,正静静的望着她的,竟然是陈洛白。

有些人,虽然之间隔了一个世纪,但你依然清楚那就是他。

虽然,他现在与前世给人的感觉相差甚远,面容也略显稚嫩,但她能肯定。

看着面前的人,傅云锦一时间不知要如何开口,这个人,前世她的夫君,今生就这么快遇到了?

她记得,前世直到被赐婚后,他们才见过一次面。

这一次,时间提前了不说,地点,场景什么的都不一样了。那是不是意味着,最起码她和陈洛白有改变的可能。

他们的故事一开始就不该是剑拔弩张的。

傅云锦收敛了心神后,附身向陈洛白行礼,“六皇子好”,然后不再吭声。

“傅三小姐不必多礼”,陈洛白也一本客气。

傅斯延适时的开口打破了尴尬,“你哥哥在路上突遇劫匪,是六皇子救了他”,他开口解释道。

“劫匪,哥哥怎么会遇到劫匪呢”?傅云锦一脸天真的问了出来。

其实据她所知,西越国几年来国泰民安,边界地区虽有小异动,但天子脚下还是十分安定的。

说有人公然在大道上抢劫,她是坚决不相信的,显然,父亲与娘亲也是不相信的。

不过,这个话题很快就被周氏带开了,“你来信说要回来,你父亲已经回信给你,说你祖母的身体已经好转了,你可收到了”?周氏半嗔半笑的看着傅景城。

“娘亲,父亲的回信孩儿收到了,只是那时候孩儿已经向夫子告了假,所以……”,傅景城看着母亲。

“好啦,回来了也是你有孝心,不过,课业还是不可放松”,傅斯延看着儿子,又是欣慰又是期许。

毕竟,以后傅家就要交给儿子了。

一屋子人简单的说完了话,便又前往梅花坞给老夫人请安,陈洛白不好不去,索性也跟着去了。

果不其然,看到孙儿专程回来探望自己,吴氏笑得合不拢嘴,直抓着傅景城的手不放。

人到了一定年龄后啊,就喜欢子孙满堂,和和睦睦的场景。

而后,秦氏等人又一一给陈洛白行礼问安,傅云锦注意到,傅云柔在进门后,一左手一直紧紧的抓着自己的衣角。

她便知道,如同前世一样,陈洛白成了傅云柔满心满眼的欢喜,她也因此走上万劫不复的道路。

而六皇子陈洛白,全程将自己的姿态降低,以一个晚辈的身份,陪着老太太说了好久的话。

最后,六皇子陈洛白带着身边的两个小厮,不顾傅家人的挽留,在他们准备吃晚饭的时候,离开了傅家。

当然,这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

《浮云遮》精彩评论:

单评某个故事吧。混血地狼和某一对树仙。不赘述内容,男女树精侠侣,救护萌新少年。女方洒脱不羁,兄弟之情变成了勾引养成三角恋。贴吧看到某女读者拼命为树女辩护,丈夫最后自己也承认可能早就不爱她云云,最后回到身边不还是再次离开云云。想起当时我是欲言又止,三观的差异,没什么好辩的。我只想说,走过的路,是自己选择的方向,只是很多时候,从此再无法回头。把自由归于自身,背影留给别人之时,其实已经放弃了相濡以沫和长相厮守。也只给对方留了怅然转身的路而已,此时口中的爱与不爱,自嘲?放手?宽恕?哪还有意义可言。此后的千年坚持,不过和这个女读者一样,拼命要证明自己没有错而已。可惜成人的世界,哪来的对错,只有得失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